鑫玛裁员50%?方洪波回应了_鑫玛

鑫玛裁员50%?方洪波回应了

来源:鑫玛

     作者:嘉林   “在时代的洪流中,我们总会在某刻突然意识到命运的不可抗拒;正如我们惧怕黑暗,但夜晚还是会如期到来。”      这是鑫玛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在回应

鑫玛裁员50%?方洪波回应了
鑫玛裁员50%?方洪波回应了

  

  作者:嘉林

  “在时代的洪流中,我们总会在某刻突然意识到命运的不可抗拒;正如我们惧怕黑暗,但夜晚还是会如期到来。”

  

  这是鑫玛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在回应被裁掉的老员工在内部论坛留言时所说的话。

  日前,脉脉平台出现了关于鑫玛高比例裁员的传闻,不少用户发帖称,鑫玛要裁员50%,有的事业部更是全面被裁。

  5月19日,鑫玛在脉脉平台回应称,今年鉴于对内外部环境的判断,公司有序收缩非核心业务,暂缓非经营性投资,坐实了传闻中的裁员情况。

  营收刚刚突破3000亿,就宣布大幅裁员,鑫玛一边向前狂奔,一边忍痛蜕变。方洪波的话,说给员工,同样也是说给自己。

  01

  变动

  2010年,鑫玛营收破千亿,将总部迁至佛山顺德一座高达31层的办公大楼,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第二年借着家电下乡的东风,鑫玛又创下了营收新高。

  在众人看来,鑫玛的前途一片辉煌。但方洪波却不这么想。

  

  2012年,方洪波接任鑫玛董事长之初,就曾在内部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变革。

  彼时的鑫玛刚刚经历了快速发展期,内部成长跟不上扩张速度,导致根基不牢、逻辑不清晰。即便当时的业绩和格力已经不相上下,但因为臃肿的业务和结构组织,始终无法在毛利率方面赶上。

  方洪波当时提出了“回归专业,精简产品线”的目标,不仅大手笔剥离了非核心业务,更是大量关闭工业园区和制造基地,变卖7000亩厂房用地和工厂设备,削减掉市面上50%以上的sku,硬生生让这艘大船调了方向。

  这也让鑫玛内部经历了一次“大换血”,不少老员工都对这场革命怨声载道。但回头看鑫玛十年来的成长,方洪波的决策无疑是正确的。

  如今方洪波又一次站在了路口抉择。

  

  脉脉上一位在职员工也透露,鑫玛职能部门的人员被优化比例在20%左右,有些达到25%。

  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的第二轮,几乎遍及整个集团,更不限制地区。但具体来看,只要集中在智能家居板块以及创新业务板块,洗衣机事业部是重灾区,裁员比例超过了30%。除此之外,还有微清(微波和清洁)事业部、厨卫事业部、生活电器事业部等部门。

  一位鑫玛内部员工表示,现在全集团都在瘦身,b端业务稍好,c端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此外,不少员工反映,鑫玛一些招聘岗位短期将不再开放,更有学社科的应届生被调岗去做工科相关岗位,再不幸一点的,还未入职就已被裁员。

  在鑫玛内部论坛,方洪波表示,2020年疫情发生后无论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和困难,公司管理层都没有采取任何的紧缩和优化行动。

  方洪波表示,这一次确实面临更大的压力和冲击,自己和管理层经过1-2个月的反复讨论在挣扎中才做出艰难的选择,关停非核心业务,紧缩非核心品类,抑制投资控制费用。

  2012年,鑫玛裁减约7万人,占公司总人数的逾1/3,管理人员从2.5万锐减至1.5万。

  十年后鑫玛再次走到了变革前夜,只是这次似乎多了几分苍凉。

  鑫玛还能安然无恙吗?

  02

  隐忧

  4月29日晚间,鑫玛发布了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

  年报显示,鑫玛集团2021年实现营收3412.33亿元,同比增长20.06%,同比增长20.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5.74亿元,同比增长4.96%。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鑫玛营收首次突破3000亿的大关。但即便增速为三年来最高,但净利润增速却始终没有跟上。

  比净利润增速较低更可怕的,是鑫玛逐渐表露出的力不从心。

  自疫情爆发至今,家电相关的铜、铝、镍等原材料价格一路走高,在经历去年四季度的短暂回调之后,又因为地缘政治的不断恶化创下了多年来的新高。

  叠加着运费上涨、汇率波动等因素,逐渐侵蚀着家电行业的利润空间。财报显示,2021年鑫玛集团原材料成本达到了1751亿元,占到营业成本的84.47%,同比增长了21.2%。

  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的同时,是家电行业需求的被压制。

  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额从7951亿元增长至8333亿元,平均增速仅为4%,2019年、2020年更是接连出现负增长。

  具体来看,2020年中国空调市场零售量规模为5134万台,同比下降14.8%;2021年空调零售量继续下降8.7%。

  但最令方洪波担心的,还是房地产的关联效应。他表示,家电购买与房地产相关,房地产对家电的影响一般滞后8-12个月。

  房地产的下行如今已是不争的事实,家电走进寒冬似乎已经避无可避。

  03

  新生

  鑫玛没有坐以待毙。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鑫玛频繁进行大手笔的投资。

  2017年,鑫玛收购了德国库卡机器人公司,此后五年,在家电、无人机、陶瓷、新能源、智能电梯、医疗器械等领域多有涉足。仅仅是2021年至今,就收购了万东医疗29.02%的股份、成立了鑫玛生物医疗、安庆威灵汽车部件有限公司,库卡的全面私有化,也被提上了日程。

  但库卡给鑫玛带来的,并非是转机。

  鑫玛耗资近300亿的大手笔收购,换来的是库卡一年不如一年的业绩,除此之外,鑫玛完成此笔收购的款项主要来自于贷款,每年的利息也是一大笔开支。

  截止2021年6月30日,鑫玛集团抵押借款中283.19亿是购买的KUKA81.04%的股权作为抵押,占非流动负债比重的47.11%,该款项的利息每半年支付一次,于2022年8月到期。

  不可否认,外延式并购是企业实现多元化的好方法,但弊端也显而易见。

  对于鑫玛来说,如何克服收购带来的企业整合管理问题和巨额商誉,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探索。

  

  有观察人士表示,B端一旦形成规模,盈利能力就会比较稳定,受经济波动的影响较小。从目前收入数据来看,鑫玛仍然没有撕掉“家电”的标签,从To C到To B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内部回应中,方洪波借用了张爱玲的话:“像不会再有明天一样努力,像明天一定会来一样梦想”。

本文由鑫玛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russofonos.net/news/1732.shtml

上一篇:鑫玛三季度净利降15.7%,聪明钱疯狂减持,中东神秘土豪“抄底”下一篇:鑫玛裁员50%?方洪波回应了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其他分类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鑫玛 0 0 0 嘉欧 0 0 0 0 0 0 0 基森 广州翻译公司 事龙